默克尔的2018:走下权力之巅

黑森州选举后,默克尔宣布为此担责,不再竞选党主席,引发了人们对“默克尔时代即将落幕”的感慨。图片来源:东方IC

时光飞逝,又值岁末。在这个地缘争斗异常激烈、不确定性充斥世界的2018,欧盟“火车头”德国同样经历着罕见的混乱:政治生态发生重大转向,“积极外交政策”遭遇阻碍,经济增长前景也不甚乐观。作为欧盟最大经济体的掌门人,默克尔地位迅速弱化,执政难度陡增,提前开启了权力交接进程。

政治生态恶化

稳健本是德国最为外界称道的特质,然而在民粹主义大行其道的当下,德国政坛不可避免受到波及,2017年9月的联邦议会大选标志着德国政治生态脱离稳定轨道。在长达半年的组阁僵局中,各大党为争夺选民而置国家利益于不顾,大大削弱彼此间的互信。

先是联盟党与社民党之间就是否联合执政、如何分配内阁席位等问题激烈争夺。由于默克尔对组阁有迫切需求,社民党提高了要价,既执掌了外交、财政、内政三大实权部门,又贯彻了较多本党主张,而联盟党则相对弱势。

组阁成功后,联盟党内部又发生内讧,两个紧密绑定的“姊妹党”基民盟与基社盟就多大程度收紧难民政策发生激烈分歧,基社盟主席、联邦内政部长泽霍费尔以退出执政联盟相要挟,默克尔承受了极大压力,外界也加大了对德国政府可能倒台的担忧。

“内斗”削弱了主流大党的声望,在民粹政党“德国选择党”不断“挖墙脚”之下,社民党支持率跌至18%,几乎矮化为小党,联盟党也仅有不到30%。在今年10月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的选举中,基民盟和基社盟得票均下跌超过10个百分点,基社盟50余年来首次失去在巴伐利亚单独执政的资格。黑森州选举后,默克尔宣布为此担责,不再竞选党主席,引发了人们对“默克尔时代即将落幕”的感慨。

12月7日的基民盟党代会上,秘书长克兰普·卡伦鲍尔在默克尔鼎力支持下当选新一任党主席。有“小默克尔”之称的新主席或能最大程度保留近十年来的政治遗产,这也许能为正在走下权力之巅的默克尔留下些许慰藉。

2018年,德国社会民意分裂进一步加剧,极右思想回潮受到高度关注。内政部长泽霍费尔“伊斯兰不属于德国”的言论因“违背开放包容价值观”受到广泛抨击。8月底,开姆尼茨爆发反移民示威并演变为骚乱,传言其中存在极右分子追打难民的暴力事件。对此,时任联邦宪法保卫局局长的马森出面否认,又被认为是在“美化极右行径”,遭到一片声讨,最终被解职,提前退休。由难民危机延伸而来的极右和反极右斗争在德国社会愈演愈烈,成为推动默克尔下台的重要因素。

外交困境凸显

内政乱局大大制约了德国在国际事务上发声发力的空间,本年度德国外交相对低调,刚刚实践几年的积极外交政策又遇阻碍。

最大难题在于应付美国政策的变化。特朗普自上台以来就将矛头指向德国,不满德国对美过高的贸易顺差,要求德国大幅增加军费支出,又抨击德国“将欧盟用作实现自身利益的工具”。 今年欧美发生贸易摩擦,美国拟对欧钢铝产品和汽车征收高额关税,这对依赖出口的德国冲击更为严重。

默克尔本来是坚定的“大西洋主义者”,但面对一个变化中的美国,其立场也不得不重新调整。一方面强调“欧洲自强”“欧洲团结”,在自贸、多边主义等原则立场上与美国针锋相对;另一方面,也积极尝试缓和与美关系,力促欧美开展贸易谈判,迎合美国的要求,承诺增加军费,承诺从美国进口更多能源。

德国既难以摆脱对跨大西洋关系的依赖,又无法容忍特朗普对德国和欧盟不断的讹诈。如何处理对美关系,成为默克尔及其继任者的重大挑战。

德国一直是欧盟发展的“火车头”,关乎一体化的重大问题,往往需要德国来最终拍板。因此,法国总统马克龙去年当选后,提出了设立欧元债券、欧元区财长、“欧洲军”等倡议,期待德国积极回应,重启“法德轴心”。但默克尔或忙于应对内乱,根本无暇顾及欧洲事务;或需照顾本国民意,对容易引发德国民众反感的倡议持保留意见,远未达到马克龙的期待。政治生态恶化已影响到默克尔领导欧盟的雄心与能力,“德法轴心”失灵,一体化前景更不乐观。

经济增长放缓

由于欧美贸易谈判尚未取得成果,美国拟对欧洲工业品加征关税仍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德国头上,加之英国脱欧存在变数,德国经济遭受诸多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前景不妙。今年下半年开始,德国政府及诸多经济类专业智库都下调了德国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预期,由此前的2.2%下调至1.8%左右。事实上,增长放缓的迹象在三季度已经开始显现,GDP环比下降0.2%,为五年来首次。

除短期因素外,德国“未来产业”发展滞后成为制约经济增长的一大短板。其网络基础设施亟待完善,电子商务、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科技明显落后于中、美等国,这成为默克尔心头一大痛点。她在今年5月访华期间专门前往深圳,希望借鉴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经验,加深两国网络科技合作。

经济是德国对外发挥影响力的根基,如若经济形势持续走低,对于已经陷入执政低谷的默克尔而言,无疑将雪上加霜,势必进一步加速“默克尔时代”的落幕。(作者:李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研究员)

首页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