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方总经理周军接受了新闻晨报的专访。

谈到自己离开申花

很多人问过我,很多人都觉得我是负气出走,也有人说我是被谁挤走了。这么多年在申花,被骂得最多的就是我,心里有没有怨呢?肯定是有的。但这不是我离开的原因,否则我做人的格局未免太小了一些。

谈到在申花的11年

我应该是中超历史上在一支球队任职时间最久的经理人了,时间本身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人都是有争议的,如果足球界有人从未受过质疑,我可以这么说,他一定是个非常虚伪,善于做表面文章的人。

谈到去大连

如果说帮助申花夺得足协杯冠军,是为上海足球作出贡献的话,在收到大连数次邀请后,我的脑海里萌发了一个念头:要是去大连,为一方保级成功尽自己的一份力,是不是也在为上海足球做贡献呢?

谈到离开上海后遭受的指指点点

我们这一代人受的教育,让人始终感觉自己承载着某种使命。到国外,想的是给中国人争气;在国内,想的是给上海人长脸。足球职业化以来,无数国内足球精英加盟上海球队,可是真正走出去并取得成就的上海足球人并不多。徐根宝指导和朱广沪指导,为我们这些后辈树立了榜样,他们在大连和深圳分别拿到了职业联赛冠军。如今大连足球处于保级的关键阶段,如果我的加盟能帮助这座足球城保住中超‘血脉’,让连沪争霸再次成为中国足坛的关键词,这何尝不也是在为上海足球争光!

我们这一代人受的教育,让人始终感觉自己承载着某种使命。到国外,想的是给中国人争气;在国内,想的是给上海人长脸。足球职业化以来,无数国内足球精英加盟上海球队,可是真正走出去并取得成就的上海足球人并不多。徐根宝指导和朱广沪指导,为我们这些后辈树立了榜样,他们在大连和深圳分别拿到了职业联赛冠军。如今大连足球处于保级的关键阶段,如果我的加盟能帮助这座足球城保住中超‘血脉’,让连沪争霸再次成为中国足坛的关键词,这何尝不也是在为上海足球争光!

谈到外界说自己开公司、拿回扣

今天我敢在这里说一句,从2007年进申花到现在,我从没有和任何企业、个人合作开过一家公司。因此从现在开始,只要是触犯法律底线、道德底线、新闻工作专业底线的‘黑文章’波及到一方俱乐部的任何成员,作为总经理,我都将拿起法律的武器,采取零容忍的态度。

谈到力荐吴金贵担任申花主帅

吴指导2016年进申花,就是我极力主张和推荐的。后来波耶特下课,有人给管理层提过建议,是不是应该再找个外教?我又和吴总沟通,我的建议是申花在当时比较需要稳定,吴指导过来两年了,我们平时沟通也很顺畅,他对球队很熟悉。在这个前提下找一个不熟悉球队的外教,不一定真的好。反而吴指导熟悉球队,在团结一致的前提下,一定能取得好的成绩,事实也证明了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

谈到与舒斯特尔写信交流

他看完信后也会回我,觉得认同的他就会回复赞同,如果他觉得这事他还要坚持,他就会说当面再聊。我现在也很了解他了。当面再聊说明他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和道理。写信沟通是很好的,他有更多时间去思考,如果安静思考完了还坚持,说明他是深思熟虑,我也要更加充分地站在他的角度去想问题。

首页娱乐